首页> 中国新闻 > 薛之白:一亿元的相亲侮辱了谁?

薛之白:一亿元的相亲侮辱了谁?

  • 记者:白话文
  • 来源:www.zaobao.com
  • 日期:2018-02-13 17:24
 

白话文

近日一则关于男女相亲的新闻在网络热传。成都一场“高端相亲聚会”上,有女士称“男方资产不到一亿没有安全感”,另一位女嘉宾则要求男方资产必须在5000万以上,更直白地说:“我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值这么多。”此言一出,舆论哗然。

先不管这场相亲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也不论女嘉宾说的话是否有故意炒作之嫌,这“一亿元的相亲”结结实实地把所有人都侮辱了一番,概括地说:侮辱了穷人的自尊、侮辱了富人的智商、侮辱了女性的人格。

在当下的婚恋市场上,普通中国男青年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已是屡受打击。从“宁坐宝马车里哭,不坐自行车上笑”,到“一线城市有车有房”,再到如今“一亿才有安全感”,只能感叹社会变化太快。一百万的宝马,一千万的房子,一个亿的资产,短短几年,相亲市场“通货膨胀”的速度堪比津巴布韦,再发展下去,人人变成“佛系青年”指日可待。

而对于那些身家过亿的富人,相亲女的言论算是可笑了。能达到这个层次的成功人士,眼界和见识多半也不太差。既然女嘉宾都把自己明码标价了,那就该计算一下这项投资的回报。有网民算过一笔账,如果自己有一亿,即使去找高级的性工作者,也可以天天换人不重样。这话当然很糙,但恐怕并非毫无道理。一个亿拿来做什么不好,干嘛非要娶你呢?

男人怎么想终归是他们的事,相亲女最受争议的地方,在于她们自贬人格,把婚姻的意义和自我的价值赤裸裸地与金钱挂钩,给本已被严重物化的女性群体又抹了黑。生活的安全感,需要男人和其所拥有的金钱来赐予;而受过高等教育的结果,竟只为把自己“卖出”个更好的价钱。这是一种什么样的价值观呢?

本文无意对有拜金思想的女性口诛笔伐,也并不鼓吹“有情饮水饱”的爱情童话,事实上,古往今来的婚姻关系,从来都不是简单的感情问题,而是牵扯到两个人甚至两个家族之间经济利益与社会关系的整合,故有“郎才(财)女貌”、“门当户对”的说法。然而,近年来中国的婚恋市场,恐怕早已超过了这个正常的范畴。天价彩礼、亿元相亲、二奶村......种种乱象,不仅扭曲了人们的价值观,甚至也在冲击社会结构的稳定。

婚恋市场的乱象,与其说是社会的疾病,不如说是疾病的一种突出症状。病症本身,是贫富分化、房价高企的残酷现实,也是男权主导下女性自我认知的迷茫。

婚姻的物质基础,与个人财富、房价紧密相关,而近年中国经济的飞速发展,存在着严重的不平衡、不合理现象。贫富差距、阶层固化愈发严重,房价的暴涨偏离了正轨,“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反映到婚龄男女身上,因为性别的先天不同,也带来不同的结果。女性依靠自身的性资源,加上传统“男强女弱”的观念,可以比较容易地“向上兼容”,而男性则面对更加残酷的竞争。结果,富人妻妾成群、穷人一生光棍。大城市出现一个个“二奶村”,贫困地区的结婚彩礼却高达几十万,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方面,中国仍然是个典型的男权社会,男性掌握绝大部分社会资源。对女性来说,就业歧视、职场天花板无处不在。一边是女权主义“向前一步”的振奋宣言,一边是“干得好不如嫁得好”的人生经验,理想丰满、现实骨感。很多年轻女性,甚至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或自愿或无奈地,把自己物化成一桩金钱婚姻里的交易商品,她们的学识与谈吐,则沦为取悦男人的漂亮包装盒。而那些选择继续向前的独立女性,面对职场与传统婚恋观的双重压力,有的选择独身,有的仍在苦苦追寻,当然也有事业家庭双丰收的“人生赢家”,只是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除了自身非凡的努力,恐怕还需要那么一点运气。

从这个意义上说,尽管中国男性和女性在网络上经常就婚恋问题吵得不可开交,但本质上都是社会症结的受害者。被女人嫌弃和被男人玩弄同样可悲,说“中国女人拜金虚荣”也好,说“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也好,这是一场没有赢家的争论。争论到最后,就像现实里每桩失败的婚姻那样,徒留一地鸡毛。

台湾亲绿民调显示,对于此次花莲地震中最关怀台湾的国家 (或地区) ,75.8%的台湾民众认为是日本,中国大陆只有1.8%。你对此有何看法?(2018年2月12日开始投票)

  • 记者:白话文
  • 来源:www.zaobao.com
  • 日期:2018-02-13 17:24
关键词:女性,中国,相亲,社会,婚姻
 
为你推荐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