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 > 德国组阁方向初定,“大联盟”还会有岔路吗?

德国组阁方向初定,“大联盟”还会有岔路吗?

  • 记者:王晓易
  • 来源:news.163.com
  • 日期:2018-01-23 14:32
 

1月21日,德国总统默克尔在柏林基督教民主联盟总部发表讲话。(新华/法新)

1月21日,德国总统默克尔在柏林基督教民主联盟总部发表讲话。(新华/法新)

新华社北京1月23日电(记者沈敏)议会选举结束4个月后,德国新一届政府组阁大方向终于确定:继12日与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基社盟(联盟党)达成初步谈判框架协议之后,社会民主党代表大会21日以表决方式同意社民党进入与联盟党联合组阁的正式谈判。

同济大学德国研究中心主任郑春荣说,再一次“大联盟”能否成功,归根结底不是看联合组阁各方作出何种妥协,而是如何携手保持德国经济和社会良好运转、让民众广泛受益。

【妥协“微调”与“细化”】

郑春荣告诉新华社记者,联盟党与社民党先前试探性谈判达成的协议文件是妥协的产物,至于哪方妥协更多、哪方获益更多,参与谈判各方将“各取所需”加以解读。

1月21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在波恩召开的特别党代会以362票赞成、279票反对的结果同意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进行正式组阁谈判。(新华社记者袁帅摄)

1月21日,德国社会民主党在波恩召开的特别党代会以362票赞成、279票反对的结果同意与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联盟党进行正式组阁谈判。(新华社记者袁帅摄)

协议文件将“重振欧洲联盟”列为首要成果,是社民党的主要诉求,而默克尔所属基民盟/基社盟乐见其成。依照郑春荣的判断,默克尔希望加强德法合作,推动欧盟改革,只是与社民党主张的路径不同。涉及社会保障和劳动力市场政策,社民党的诸多诉求很大程度上得到了满足。同时,社民党未能如愿取消接收难民及难民家属随迁人数的限制,也未能提高针对富人阶层的最高税率。

初步协议文件中,一些是已经相当具体的内容,另一些是原则性的表述,正式组阁谈判将作细化讨论。双方内阁职位分配同样将是谈判主要内容。社民党会希望保留外交部长职位,寻求把更多欧盟事务权并入外交部。

另外,社民党想对一些已达成具体协议的内容“重新谈判”,如难民家属随迁、施行全民医疗保险等,但基民盟/基社盟不会同意推倒重来,或许会以不违背原有妥协为基础做些“微调”,以平息社民党内反对“大联盟”的声音。实际上,多数反对者抵制“大联盟”形式本身,谈判具体内容相对次要。

【未来考验更甚】

波恩,社会

社民党主席舒尔茨(左2)与党内其他领导人。(新华/法新)

社民党说,最终组阁方案需经过全国44.3万社民党党员“公投”放行。这一程序会出现意外吗?

郑春荣说,社民党党代会最终表决结果“很悬”,支持组阁谈判者仅占56%,属微弱多数,暴露了社民党内对领导层的信任危机。后续全体党员公投对领导层而言是另一道坎。不过,“公投”不过的可能性不大,因为社民党已经骑虎难下,在最后阶段推翻党内领导层的决定无疑对社民党形象非常不利,且多数普通党员不会像党内“青年团”代表们那样“叛逆”。

更值得担忧的是,社民党内持续不断的争论会让领导层不稳,继而使“大联盟”政府不稳。党代会表决已经显现社民党内裂痕。如果在与联盟党联合执政中,社民党所获民意支持率没有起色、反而下跌,可能不断出现要求领导层引咎下台、提前结束大联盟的呼声。

【民众“安全感”成关键】

接片:德国总统默克尔和社会民主党主席舒尔茨。(新华/法新)

接片:德国总统默克尔(左)和社民党主席舒尔茨。(新华/法新)

去年9月联邦议会选举中,基民盟和社民党等老牌传统政党失分不少,创建不到5年的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成为最大得利者:以94个议席首次进入议会并位列第三大党。联盟党与社民党再次联合组阁,意味着德国选择党将成为最大反对党,在议会有更多话语权,有更多抨击政府的机会和更高的媒体曝光度。

但是,对反对党的攻讦,主流政党同样有论争、辩驳的机会,有利于暴露对方只是抗议批评、并无切实可行替代方案的“原形”。

郑春荣说,对下一届“大联盟”政府而言,更关键的任务是,“如何在全球不确定性有所增加的外部环境下,保持德国良好的经济发展态势,让德国百姓、尤其是发展相对落后的德国东部选民更有安全感”。

“联盟党和社民党也需要思考如何在组成稳定政府的同时,不丧失本党的立场特色,保持党派之间的区分度,才能稳固民望。”

  • 记者:王晓易
  • 来源:news.163.com
  • 日期:2018-01-23 14:32
关键词:社民党,德国,谈判,组阁,大联盟
 
为你推荐
 
相关新闻